地址
成都市青羊區光華北三路98号A座14層
服務熱線1
13541229833
服務熱線2
13880368355
咨詢熱線
13880368355
業委會履職
您的當前位置為: 網站首頁  >  業主委員會  >  業委會履職

【成都】被疑毒殺小區黃葛樹 成都武侯區的溢陽綠城小區業主被業委會告上法庭

來源:成都商報  日期:2019-05-27

記者 趙瑜 走進成都武侯區的溢陽綠城小區,随處可見郁郁蔥蔥的大樹,繁盛茂密。但在小區二棟旁,卻有一堆枯樹枝擺放在路邊,隻留下約1米高的樹樁,直徑約1米有餘,上挂着的标牌寫道,“溢陽綠城名貴樹木,備注:被破壞。2018年。”

去年,本報曾報道過這棵高12米的黃葛樹,原本生長茂盛,就在去年初,該小區的業主歐女士被懷疑向樹潑了硫酸,導緻樹突然掉光葉子,樹枝枯萎。當時,歐女士否認了自己毒樹。近日,記者得知,去年11月,歐女士雇人把整棵黃葛樹砍了,為此與小區業委會、物業鬧得很僵,最後還被告上法庭。

5月23日,該小區業委會起訴歐女士賠償損害黃葛樹一案,在成都市武侯法院開庭審理,未當庭宣判。記者走訪成都多個栽有黃葛樹的小區發現,此種類樹木的确生長茂盛,根系發達,也對部分業主造成了困擾。小區裡,到底該不該種黃葛樹?

原告業委會:她多次毒樹

業委會一方認為,小區樹木屬于全體業主所有,任何人都無權破壞和砍伐。原告表示,根據小區監控視頻,歐女士在2018年1月兩次晚上向黃葛樹的樹幹潑灑酸性不明液體。物業公司查看發現,黃葛樹下散發刺鼻味,還有白色粉狀物,于是派人對樹進行清洗、稀釋處理。期間,有水花濺到清潔人員臉上,燒痛感還持續了幾天。因此,原告認為歐女士當時就在毒害黃葛樹,由于監控視頻不能長期保存,隻從中發現了兩次,但原告懷疑在此之前,歐女士已多次毒樹。

經搶救後,黃葛樹慢慢恢複生機,有部分枝幹枯萎嚴重,其餘樹枝已重新長出葉子。但枯萎的樹枝不停掉落,給小區行人、車輛都帶來一定安全隐患。2018年11月,小區物業和業委會一起向歐女士發了一份排除妨害的通知書,要求歐女士對掉落的枯枝進行處理,消除隐患。

但沒想到,2018年11月26日,歐女士竟雇人直接把整棵樹砍倒,隻剩下了樹根。歐女士砍樹的行為引起了小區衆多業主的不滿,由業委會和物業出面,多次跟歐女士溝通,要求她賠禮道歉,并賠償一定損失來重植一棵樹,但歐女士沒有同意。

2019年4月30日,記者曾走訪該小區,當時在那堆枯枝前還擺放了安全提示牌,寫着“樹木被毒,枯枝墜落,行走路人,繞道而行”。當天,一名業主告訴記者,小區2002年左右建成時,這棵黃葛樹就在了,好像是開放商都沒砍,一直保留了下來。

去年5月,小區一方找評估公司對黃葛樹進行了資産評估,評估價值為4.5萬元,移栽費用為7200元。黃葛樹被砍後,小區還找來公證處對樹木遭砍伐的事實進行公證。結合黃葛樹的自身價值、移植費用、評估費、公證費等損失和開支,原告業委會訴請被告歐女士賠償的金額為64400元。

被告業主:否認毒樹

法庭上,被告歐女士承認監控視頻裡的人是她,但否認自己有毒樹的行為。“那棵樹離我房子隻隔3米,我經常提桶子、拿東西從樹前面經過。我沒有向樹倒什麼東西。”歐女士一方認為,沒有證據證明樹木枯萎死亡是由她潑灑液體造成的。而她砍樹則是基于那份要求她排除妨害的通知書,得到了充分授權,不應該承擔賠償責任。

“我也不知道那棵樹到底是什麼樹,隻聽到别人說是大榕樹、黃葛樹之類的。”歐女士說。同時,被告一方對黃葛樹的資産評估報告也提出種種質疑。

此外,被告自己認為砍樹時,黃葛樹已經枯死,枯枝腐朽掉落,有安全隐患,她雇人砍樹也是為了小區業主的安全和公共利益。

但業委會對此并不認可。業委會稱樹當時沒有全部枯死,隻是有部分枯枝,因為歐女士多次毒害樹木導緻這個局面,所以讓她處理枯枝。“這是對她毒樹的一種處罰,而非授權她砍樹。被告的行為屬于過度處理。”原告表示。

事實上,對于小區這棵高大、根系發達的黃葛樹,歐女士早有不滿。因為住一樓,黃葛樹緊鄰她家的花園,根系發達,不僅穿出地面,把小區道路拱出裂縫造成損毀,歐女士自家花園的瓷磚也幾次整修。有的樹枝伸到住戶陽台裡需要修剪,還要受蚊蟲騷擾。為此,歐女士表示,2017年3月,她和其他10多名業主曾一起申請砍伐或移栽這棵樹,聯系了業委會、街道辦、園林局等,但沒能得到解決。去年底,樹枝枯萎掉落後,歐女士感到更加危險,擔心掉下來砸到人。

5月23日,該案沒有當庭宣判。

律師說法:

小區樹木為全體業主共有

不能私自毀損

近年來,小區業主擅自砍伐樹木、破壞植物的事件時常見諸報端,如果确有證據證明業主的破壞行為,業主又該承擔何種責任?對此,北京京師(成都)律師事務所李丹丹律師表示,小區的樹木屬于全體業主共有。如果确有證據證明是某一位業主所為,那該業主的行為侵害了所有業主對樹木享有的權利,應該承擔侵權賠償責任,可以根據第三方評估機構的結果來估價該樹帶來的損失,就損失部分由相關業主來賠償。

此外,李丹丹還提到,如果經公安偵查認定相關破壞行為是刑事犯罪,會移送檢察院對該業主公訴,罪名可能是故意毀壞财物罪。但這個定罪的依據和毀壞财務的價值有很大關系,如果達不到标準,就不會定為刑事犯罪。

“小區樹木是全體業主共有的,一部分人的意志不能改變這個性質,也不能為所欲為直接砍掉或者毀壞。小區既然成立了業主委員會,就可以通過業主委員會來決策處置定奪,而不是私自去毀損,這種行為侵犯了所有業主的權利。如果業主委員會不作為,相關業主還可以請街道辦、社區來協調,但不宜采取過激行為。”李丹丹表示。

記者調查:

小區黃葛樹根系發達

常破壞小區地面

一邊是其他住戶對多年黃葛樹被毒被砍的氣憤,一邊是歐女士被黃葛樹影響生活的委屈。事實上,小區因種植黃葛樹引發業主矛盾的事情并不少見。

本報曾報道,2015年的一天晚上,在成都交大智能小區的黃葛樹旁聚集了數十名業主阻止移樹。據稱這樹長了很多年,大家習慣在樹下乘涼、聚會,反對移走。但也有業主反映,黃葛樹這些年越長越大,樹根愈加粗壯,把周圍路面都拱爛了。每逢下雨刮風天,延伸到窗戶的樹枝會拍打玻璃,存在隐患。于是,幾棟有意見的住戶才申請了移植樹木。

另外,黃葛樹的穿透性也不容小觑。2014年,本報曾報道,成都黃金海岸小區一業主家中廁所被堵了一個多月,把馬桶撬開後發現,竟然是一團黃葛樹的須根堵在裡面。據業主介紹,前幾年因為黃葛樹的須根把院牆撐破,樹就被砍了,沒想到還能長進下水道。

5月24日,記者随機走訪了成都多個栽有黃葛樹的小區。 位于天仁北一街的和平祥苑小區可謂黃葛樹“大戶”。從門口進入小區,前行幾百米,就能看到一排又一排的黃葛樹貫穿在小區裡。據小區院落主任黃先生介紹,這些黃葛樹都有近20年的樹齡。黃主任說,這些樹都很高大,小區要對樹枝定期修理,以免影響住戶采光、生活。 而在龍泉驿區的上東陽光小區,據保安和住戶介紹,地上停車場的多處空心磚已被小葉榕的樹根頂起。有的樹根從磚塊接縫處延伸,有的則直接擠碎磚塊。

業内人士:

小區栽黃葛樹要選恰當位置

規劃好樹木的生長空間

那麼城市小區裡,究竟是否适合種植黃葛樹呢?成都知名植物博主孫海表示,現在成都的小區内一般有兩種榕樹,小葉榕和黃葛榕(黃葛樹)。榕樹的特點是有氣生根和闆根,地下部分生出的粗壯闆根,支撐整個榕樹的身體,所以榕樹不易倒伏,可抵大風沖擊。而榕樹根系上會長出新的小苗,相當于自我克隆,生長力很強。榕樹生長年代久了以後,根系會在地下四處蔓延,力量蓄積,甚至深入到水泥地,把路面和磚塊擠破,進而可能造成小區環境的一些問題。

鑒于黃葛樹的特點,孫海建議小區選擇綠化樹種時,要結合建築物的具體規劃搭配綠植,盡量不要選擇過于單一的樹種,可以高低搭配,如灌木、喬木、常綠、落葉、開花植物等,四季都有園林感。如果選擇栽種黃葛樹,可以放在小區中間、花園裡等,避開行道處、停車場等會影響住戶生活的地方。而因黃葛樹生長出現個别問題時,業主可以向園林綠化部門反映,根據具體情況進行移栽、處理根系、修剪樹枝等,也不是非得砍伐。

一位在城市綠化部門工作多年的人士告訴記者,這其實不是黃葛樹是否适合在小區種植的問題,而是小區在建設時應規劃考慮周全。“要先規劃好選擇的樹種、樹齡,對生長範圍有一個預估,從而為植物留夠生長空間,不能影響周邊環境。如果确實後期出現影響建築物結構等安全隐患,那就具體問題具體處理,修剪、砍伐等,畢竟這不是普遍現象。”

來源:成都商報


×
姓名: *
電話: *
地址: *
備注:
驗證碼: 看不清?點擊刷新
 
http://m.juhua474538.cn|http://wap.juhua474538.cn|http://www.juhua474538.cn||http://juhua474538.cn